当年颇有影响的“西康民众慰劳前线将士代表团”_文史_中国西藏网
在决议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抗日战役中,很多爱国人士挺身而出,他们或投入战场,亲临前哨为保家卫国短兵相接;或为获取敌方情报深化简出、隐姓埋名,献身自我;或以笔做枪,刺向敌寇。我国各民族、各阶层、各政党、各集体、各宗教派系均同仇敌慨,共赴国难,共同御侮,显示了中华民族的强壮凝聚力和民族精神,为战役的最终成功做出了自己的奉献,在我国近代史上写下了光芒的一页。图为重庆抗敌后援会欢迎“西康民众犒劳前哨将士代表团”图片由喜饶尼玛供给  抗战迸发,藏族僧俗民众虽处边远当地,但意识到“假使隐忍,国亡立至。况康藏问题久悬难决,反变本加励者,英帝国为后台耳,既见我国怯弱如此,日既侵占沈阳一带,雄大素称之英国宁坐视不侵占康藏乎,言念及此,欲哭无泪,哭亦非计,此刻不战,又将何待。” “警耗传来,我等痛怆备至,发指血腾。悲愤之余,仅有期望政府者,即请立下全国总动员令,驱彼倭奴,还我故乡。窃日本帝国主义之勇于专横跋扈,迹其存心,缘以垂涎甚久,宿望至殷,事前谋划以详,进攻过程如此严整,此非反对交涉,即能奉还失地。处此危如累卵之际,国人无不肯以火热赤血,洗此奇耻,刷此大辱,以我等老髦无力,亦愿与之一击,宁作战死鬼,不作亡国奴。”“尚望全国同胞共同建议,共赴国难,不堪火急待命之至。”他们深感“以职责言不能冷眼旁观,以良知言,不容冷眼旁观”,安排了许多抗日集体宣扬、支撑抗战。  安排较早的是1938年夏,西康相子翁堆、丹巴青攘呼图克图、康定贡嘎呼图克图等带领的“西康民众犒劳前哨将士代表团”,一行十二人赴重庆和各大战区犒劳前哨抗日将士。图为《新华日报》载“康藏民众代表犒劳前哨将士书” 图片由喜饶尼玛供给  该团不仅仅是到前哨犒劳抗日将士,表明藏族公民对抗战将士之敬重。一起,也直接向国际社会阐明敌方一贯分解我国各民族奸计的必定失利,昭示西康各民族作为中华民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在面临日寇侵犯之下团结共同抗日的态度。图为西康民众代表团过渝赴武汉献旗劳军时合影 图片由喜饶尼玛供给  该团于1938年3月启航,6月18日始至重庆。他们随即向国民政府主席林森献上锦旗等,表明要在政府领导之下,同心抗战,誓做前哨抗战将士的刚强后台,并持续“倾康藏人力、物力,分期分批奉献国家”。该团所以当行将在藏区募捐来的金银首饰400余件(银质饰物四十斤零十五两五钱,金质饰物六件,纱洋八十五元四角,大洋十九元,小洋十一元)以及狐皮、豹皮、藏族茶壶、马鞍等礼物同时献给国家,以应抗战之需。随后于24日搭船至汉口犒劳前哨将士,向20位“功德无量之高级将领”献锦旗。代表团还参加了汉口各界“七月七日抗战周年纪念大会”。  在内地期间,代表团发布了《西康民众犒劳前哨将士代表团敬告将士书》《西康民众犒劳前哨将士代表团回康宣告书》,宣扬抗日救亡,召唤康藏广阔民众活跃投入抗日活动,以多种方法,为抗战募捐。他们表明,“将西康民众所捐之来奉献中心,将来使命结束回康,行将此次前方同瞩实况,宣告西陲民众,尽以当地人力物力,在政府辅导之下,分期奉献,而为诸位将士之后援,代表等并深以未及走遍各阵线为伤,就此谨祝我整体将士之健康,抗战成功万岁!”图为《西康民众犒劳前哨将士代表团敬告将士书》封面 图片由喜饶尼玛供给  在全民抗日救亡运动中,藏族僧俗民众活跃参加抗战,捐款捐物,安排抗日集体,进行抗日宣扬,祈求抗战成功,用自己的举动为国家的安危奔波反抗。尤其在安排边远当地抗日力气、安慰消亡区域民众与防备退让实力上,表现了他们的民族大局意识和抢救国家危亡的历史使命感。特别是一些藏传释教和尚的参加,是释教思想在现世的使用与平和理论的饯别,是他们对救国、护教举动的表现与表达。(我国西藏网 特约撰稿人/喜饶尼玛)  首要参看文献:  《申报》(汉口版),1938年7月。  《新华日报》,1938年7月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